新闻分类
  行业动态
  最新动态
  专线动态
电 话:0571-85131235
手 机:13396515331
地 址:杭州市下城区凤凰街27号
相关新闻
·一场疫情让我明白,没有收入我无法在杭州住3月
·杭州滨江搬家公司电话-滨江正规搬家公司,搬家/搬钢琴/搬办公室
·杭州滨江办公室搬家公司电话_公司搬迁流程-办公室风水布局
·杭州滨江玲珑府附近搬家公司谈搬家风水-搬家时间的讲究
·杭州滨江阳光城上府附近搬家公司谈搬家风水-搬家时间的讲究
·杭州滨江信云公寓附近搬家公司谈搬家风水-搬家时间的讲究
·如何跟搬家公司搞定价格,减少搬家过程中的收费?
·搬家公司专业搬家员工装车技巧分享
首页 >>> 行业动态
一场疫情让我明白,没有收入我无法在杭州住3月
来源:本站
时间:2020-3-2
 距离疫情结束还有多久?这似乎是所有当下的人关心的问题,但比起这些关心的人而言,却又甚者,有那么一群人因为这场疫情,整夜难眠,手足无措。
下周就要正式复工了,终于要结束居家办公的日子了,心情也变得很轻松。待在家的这段时间,我感受最深的就是:我可以和爸妈每天24小时待在同一屋檐下,也不会吵嘴了;爸妈真的很喜欢我陪在他们身边;还有就是我的体重真的上去了。
那么,疫情期间,让你明白了什么?
@果果呀
我自己的房子,才不会被任何人阻碍住我回家的权利。
2月8号晚,单位要求我提前结束假期,尽快返岗值班(单位在杭州,10号上班)。晚饭后我妈慌忙给我收拾东西,吃的穿的用的,林林总总,几大箱子。
我爸带着我去了村里的书记家,由于事情比较突然,我们那里管制的没那么严格,书记就给我们开了通行证,另外给我爸开了一张证明,并规定,送我到高铁站返回之后,在家主动隔离14天。
由于疫情的原因,高铁票很好买,第二天凌晨,我把就开着车送我去了做高铁,路上几乎没有车辆,就我和我爸两个人,一路山只有他时不时的叮嘱我,工作可以再找,人一定要健康平安。我知道他很担心我,但是我还是决定回杭州。
经过一两天的颠簸,我终于到了租住的小区门口,没想到的是,我租住的小区十分严格,保安和物业硬是不允许我进入小区。原因有两点:一是,我不是小区业主,没有社区统一办理的出入证明;二是,我租住的房间属于群租房,更是不允许进入小区的,我找房东也没用。
我有点崩溃,一是不知道往哪去,也不敢给爸妈打电话,就站在离小区不远的路边,翻遍了通讯的联系人,终于有一个还不算熟识的朋友愿意收留我,我真的是非常感动,当时的心情真是无以言表。等朋友来接我的那段时间,我看到了有着通行证的业主,进入小区畅通无阻,我突然很自卑,很无奈,很难过…我也是花了钱的,为什么我不能进入小区,难道就因为我不是业主,租住的是群租房吗?
朋友是正儿八经的杭州人,自己又买了单身公寓,因为她是业主,又有通行证,所以简单的作了登记,测量体温之后,就回家了。我深受刺激,睡觉之前我和她说,我一定要买房。
其实工作这些年,我也攒了不少钱,父母也愿意支持我一部分钱,当时只是不想换房子,觉得搬家很累,住的房间也不差,有阳台,有飘窗,有单独的厨卫。而现在,我有了买房的决心,我一定要买房:我有自己的房子,我才不会被任何人阻挡我我回家的脚步于权利。
@肥仔潘多拉
生活总是充满各种不确定性,存钱,是抵抗风险最好的方式。
“及时行乐”一直是我的至理名言。上班3年了,我没有买房,没有存款,妥妥的“月光族”。
放假前一周,心想着过年回家又花不了什么钱,索性我就把这个月的工资花完了,谁曾想,我被困在了武汉。不幸的是我租住的小区有确诊的人员,管理更加严格,我被困在了房间里。
房租,花呗,信用卡,水电费,伙食费等等,各种费用压得我喘不过气,我后悔了。我后悔自顾着及时享乐,奉行“穷精致”;我后悔工作这么多年竟然没有存钱。
第二天早上,我爸给我发了一条微信:妮,爸妈总会老的,我知道你也很独立,有主见,在外面没钱是不行的,爸妈不能支持你一辈子,你也要自己存点钱防身,万一出现啥情况,我和你妈可咋办。
也许,我爸妈一夜无眠吧。
@萌小孩
一场疫情让我明白:简简单单的日子是知足,身边的亲情最珍贵!
由于工作的特殊性,我已经2年没有回家过年了,回家过年是我和我爸妈最大的心愿。今年的疫情有点突然,就在武汉封城的前几天,我和爸妈说我想退掉了好不容易抢到的回家的车票。
我妈在电话哭了,自从我爸妈知道这次疫情的严重性,她每天晚上都睡不好,但是对于父母来说他们表达对我们的爱的方式,总是很委婉:
我爸说:我不打紧,主要是你妈想你,想让你回家。
我妈说:我没事,主要是你爸整天念叨你。
最终我爸妈还是妥协了,他们说还是待在房间里比较安全,不出门就是最安全的。
其实他们很想让我回家,吃团圆饭,说说话,为了不让我担心,他们总是会说一些看似不痛不痒的话,其实都是为我考虑。其实我也很想回家,但是我害怕,我怕在路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接触到了病毒,感染了自己,回到家也感染给了爸妈,我怕了。
为了不让她们担心,我每天都会给爸妈发视频,聊天,总感有说不完的话。
妈妈每天都会给我跳她新学的广场舞,还拉着我一起跳;我爸总会在视频的时候把我们家的小黑狗抱过来,看看“姐姐”;包饺子的时候,我爸擀皮,我妈捏饺子;天气好的时候,他们在门口晒太阳,唠唠家常…
突然间我明白:亲情是多么的珍贵!这些年在外打拼,好像在不知不觉中让亲情变淡了,这么多年来我第一次可以一天花好几个小时和父母聊天,说些有的没的,有时候我真的发现他们老了。
可能有人说这么一群人可能是对未来没有打算的“月光族”或是被公司临时解雇的“职场菜鸟”,但是统统不是,在这场疫情的冲击下,让本该承担起一家人重担的他们,彻夜难眠。
他们无法心安理得和我们一样躺在家中等待着疫情的结束,他们无法像朝气蓬勃的年轻人通过自嘲一笑了之,他们无法为这场突发的意外给自己一个逃避的借口,毕竟一家之主的重担扛在身上,是深夜的一根烟一瓶酒都无法抹去的。
当这群人离你越近,你就越发能够提前预知中年人的世界里来不得一丝意外、一丝毫无准备、一丝退缩,而速客搬家线下师傅便是这一群,用尽全身力气生活,只为被生活温柔对待。
小编听着他们的故事,那么真真实实,让人感同身受。
地标:杭州 职位:搬家师傅
刚回家过完大年初一的陈师傅,就开始急匆匆地收拾东西,打算赶紧回杭州,家人劝他在家再过几天,陈师傅也想在家待几天,毕竟一年才回来一趟,难得的相聚。
但是陈师傅更明白的是,他可以现在在家多待上几天,但是小孩子下学期要到县城里上私立初中,这是他不能等待的,也没人给他的等待的时间。
就这样临走前把孩子叫到跟前,交代儿子好好学习,没钱就跟他说,父亲的爱永远都是那么简单、直接,没有过多的关心,但似乎彼此又互相明白,整个家庭每个人有自己的任务,儿子学习,爸爸赚钱。
但陈师傅不会让自己多余的矫情,就这样踏上了回杭州的路上,晚上8点到达杭州的那一刻,陈师傅没有给自己一丝喘息的时间,立马回到了仓库检查年前没有来的急搬运的物品有没有出现问题。
看到没有损坏之后,陈师傅放心地回到了自己的住所,拿起电话给家人报了声平安,终于心开始安定下来了,陈师傅给自己煮了一碗面条,就可以安稳睡个觉,迎接明天的工作。
第二天陈师傅正准备像往常一样前往杭州服务网点,可是让陈师傅没想到是他被突然爆发的疫情而拒之门外,保安简单的一句,这段时间都进不去。
陈师傅站在门口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一心想抓紧时间到公司工作,趁着大家过年可以多赚点,但是万万没想到疫情发展的这么严重,陈师傅着急地打电话给公司总部,询问该怎么办?
接到陈师傅的电话,从言语中就可以感受到陈师傅的无助,以前觉得陈师傅很拼,但没想到这份又累又脏的活对于陈师傅来说却是最能让一家人过上好生活的最简单的方式。
公司总部劝慰陈师傅先在杭州租的房子里先住着,一有可以搬的消息,会立马通知他,并让陈师傅放宽心,不工作期间,会照常发放基本工资的,请他千万不要太忧心,放宽心在家隔离。
陈师傅隔两天就在群里问现在能不能上班呢?其实谁都知道这么危险的时刻,不是万不得已谁愿意出来冒险工作呢?谁不愿意在家多陪一会孩子呢?
但是搬家这个活唯一的好就是可以干一单得一单的提成,只要肯干就不怕挣不到钱。但是一切现在一切计划都被打乱,让陈师傅手足无措,只能每日期盼疫情尽早过去。
提前复工回杭州的袁师傅每天最常听见的就是客服问他师傅能搬了吗?今天能不能搬?要是搁在以前袁师傅非得乐开了花,但是现在在疫情当下的袁师傅却显得力不从心了。
在年前答应了客户,年后第一时间给客户送货到家,以前袁师傅答应客户的时间他总会准时有时还会提前到达,但现在他成了客户要投诉的对象。
年前答应客户要送的货,刚来的时候仓库不让进,终于解决了仓库的事情之后,和客户沟通是否可以进小区,得知晚上8点可以进小区的时候,袁师傅下定决心今天无论如何也要给这位客户把家给搬好。
就这样袁师傅和司机师傅准时到达了小区门口,但杭州夜里的温度并不是很友善,等候客户许久之后,袁师傅就询问门口保安能不能让进的时候,却被保安一口否决。
最后因为客户坚持要搬,于是就变成在小区门口卸货消毒,搬进小区再搬进客户家里,这样一下子就增加了500米的距离,但是当时的袁师傅并没有想那么多,从车上拿起小推车,一车一车,不知拉了多少趟,再搬上楼。
搬完这个家,已经夜里1点了,拖着疲惫的身子的袁师傅,在小区门口坐了很久,也许是累了、也许是冻僵了、
但是收到了客户的一句辛苦了,看着订单上又完成了一单,袁师傅好像觉得一下子轻松了许多,一切都值得。
由于疫情的原因,作为杭州网点的孙经理被困在老家,但是呆在老家的孙经理并没有像大家一样可以安稳的过个好年,每天各种消息轰炸、电话响个不停,其实孙经理早已经习以为常。如果有一天电话不响了,可能他才不习惯呢?
搬家这个工作基本上一年四季都有活,从早到晚,从凌晨到深夜,每天要协调客户、师傅、客服等多人的工作,有时候客户要求深夜12点搬家,如果其他师傅不愿意,自己要硬着头皮上,但这些工作他早已习惯了。
其实家人并不是很能理解孙师傅的工作,对于家人来说,他只是个搬家的,但一年四季忙的见不到人影,就连过年回家,孙师傅的电话也是响个不停。
这对于家人来说并不是什么好的事情,经常说话被打断,半夜手机还是响个不停,但是孙师傅自己也很无奈,有时候家人抱怨,他也只能吞下去。
他知道那些找他的都是有急事的,他们都还在一线努力工作,他又怎么能置之不理呢?
就这样孙师傅在村里提交了申请到杭州复工,虽然家人竭力阻止,但是想到那些在杭州的兄弟,因为疫情的原因一直没法开工一定很着急,他想第一时间去到那边安抚他们的情绪。
就这样孙师傅2月14到达杭州,孙师傅上网查工作需要办理什么手续,并安抚在杭州的师傅,让他们先做好自我防护,自我隔离。
2月15日孙师傅让师傅们进行健康状况登记,并一个个打电话给客服询问哪些客户是急着搬家的,我们可以安排一些已经自我隔离14天并有健康证明的师傅先尝试可不可以搬,与小区沟通需要什么材料。
虽然很多情况下,经历了多方沟通最后仍然没有一个好的结果,但是孙师傅还是尽着自己的力,每天关注官方发布的新消息,鼓励大家胜利在望,等到一切都过去了,我们再好好的干。
有时候孙师傅面临客户的突然发火、搞不清楚状况的大骂:为什么到现在都不能搬,怎么办事的?孙师傅总是会选择独自吞下委屈,跟客户解释:师傅们尝试进小区,但是进不去。
毕竟客户可能看不到你的委屈,只是在意结果。
以前我们总是渴望着长大,等到长大我们才发现活着原来是需要拼尽自己的全身力气,才能被生活温柔对待!速客搬家有无数个像上面一样的师傅,远离家乡,孩子,前往大城市,做着做苦最累的活,只为搏出一条生路。
但还好,随着疫情的逐步好转,这对于这些肩扛起全家人的顶梁柱来说是给他们机会为自己拼个家,看着往日搬家的车辆又重新启动的那一刻,我们便知道希望又来临了。
  
 

   
Copyright:速客杭州搬家有限公司  杭州市下城区凤凰街27号 
声明:杭州搬家公司 杭州运输公司 杭州搬家公司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立即删除!
速客杭州搬家公司主要承接 备案号:浙ICP备11013563号-8